竞聘事故(短小说)

时间:2019-09-11 08:00:01 来源:豫见河南 当前位置:阿琳谈娱乐 > 电影 > 手机阅读

 春回大地,万象更新。《东风报》两年一届的中层干部竞聘,随着春天的脚步声而紧锣密鼓地开始了。人事科在办公系统中贴出告示,动员全社职工踊跃报名参加竞聘。仁斠稔特别注意到告示中下面这段话:“报社是我们大家的,中层干部需要不断推陈出新,补充新鲜血液,我们欢迎所有符合条件的同志们勇敢地站出来,参加两年一届的中层干部的民主竞聘。你的参与,就是我们的成功!”看着这段富于鼓动性的广告词,仁斠稔心里蠢蠢欲动了。

      其实,早在两年前,仁斠稔就已关注中层干部竞聘这件事。他现在所在的编辑部,副主任的位置一直空缺,他确实一直想竞聘这个职务,但苦于年限不到,职称没上,所以未能在两年前一展心中的宏图大志。

 今年,仁斠稔来单位终于已满十年,副高职称也已于去年评上,所以他认为今年参加中层竞聘应该是水到渠成。然而,当他一想到编辑部年初刚刚调来的女同事赵南风,心里就开始打鼓了,他心里隐隐觉得,这个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好像来头不小,从她平时的表现来看,与社领导关系非同一般。

 同事小丁有一次告诉,她是某社领导调来的,将来要提拔当副主任。但仁斠稔心想,这也许是传闻,刚来单位就担任副主任,这在报社以前似乎从未有过。“只要是同台竞聘,我就不相信自己会输给她。”仁斠稔这样想道。

      竞聘报名只给三天时间。第一个白天没想好,晚上,仁斠稔将此事跟老婆商量,老婆说,这个机会你一定要抓住,当上副主任,其他不说,光每月的各种待遇就比现在多五六千,年终奖比普通职工多出十多万,这两项加起来就比现在多出十几万。再说,该轮到你当一当领导了,论资历,在编辑部你比你们朝主任还老,论水平,你这个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的高材生,部门十几个人有谁比得过你?论群众基础,谁不知道你仁斠稔是个好人?你呀,这次不去竞聘你就是大傻瓜!

 老婆在枕头上跟仁斠稔喋喋不休。听了这番话,仁斠稔更是心摇神荡。

      第二天中午,仁斠稔约上单位最要好的朋友迟山青去丰收酒楼吃饭,饭间说他想参加中层竞聘,迟山青毫不犹豫地说,你应该参加竞聘,从你现在的条件来看,我认为你成功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以上。再说,即便不成功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,倒是成了领导欠你的。

 仁斠稔听着很高兴,说,老迟你分析得对,听你的。遂打定主意明天去人事科报名。

      下午,仁斠稔开始埋头写竞聘演说稿,但到了晚上,仁斠稔又有点犹豫,不为别的,还是因为那位新来的女同事赵南风,不知她报没报名,假如她到时候半路杀出,败在她手下,面子上总是有些过不去的。

 于是,仁斠稔给自己一向联系密切的大学班主任老熊打电话。老熊是个过来人,曾经当过十几年的系党总支书记,很有政治头脑。他听说仁斠稔要参加中层干部竞聘,马上就问,你们领导有没有事先给你什么暗示?仁斠稔说没有,老熊想了想说,我原则上赞成你参加竞聘,但也要想好,万一不成功,会不会造成什么后果。比如,自己心里会不会留下什么阴影,包括能不能承受旁人的一些议论。

 仁斠稔听了这番话,心里“格登”一下,说,我再想一想,老熊就说,你再想一想,碰到这样的事情,别人的意见都只能作为参考。

      报名的最后一天上午,仁斠稔像只热锅上的蚂蚁。有几次,他产生了强烈的冲动,要立马去人事科报名,可刚站起来又坐下了。中午,他溜到公园又给老婆打电话,说了说心里的忧虑。老婆劈头盖脸就骂,你他妈的真是个大傻瓜,仗着看过几本书就那么爱惜自己那张老脸?竞聘失败了又怎么样?难道人家会吃了你……骂得仁斠稔心服口服,如梦方醒。仁斠稔觉得老婆骂得对,恨自己在这点小事情上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,真不像男人。

      下午一上班,仁斠稔就大义凛然地走进人事科,对黄科长高声道,我来填表,想竞聘部门副主任。黄科长笑眯眯地看看他,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意外,热情说道,仁老师,请坐,我给您去拿表格。仁斠稔此时做贼一样心里不安,他生怕这时候有人进来撞见他。但怕管个鸟用?豁出去了!

 他稍作镇定,厚起脸皮拿起笔,急匆匆地填写表格,一会就填好了,赶紧递给黄科长,站起身匆匆出门。没走几步,听见黄科长在后面喊,仁老师,您回来一下。仁斠稔折回,黄科长说还有几项内容没填呢!仁斠稔一看,竞聘部门和竞聘职务都忘记填了,他想,真是昏了头。黄科长倒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,仍是笑眯眯地看他填。

      三天后,仁斠稔走上了竞聘台。让他惊喜的是,他没有对手,原来担心赵南风的横刀杀出,现在看来纯属多虑,这女子今天只是听众席上的普通一员。看到这样,仁斠稔放了心。面对五六位社领导、编辑部朝主任、部门十几个同事及社里其他部门参加旁听的几十个同事,他旁征博引,侃侃而谈。

 仁斠稔的施政纲领可谓生动而全面,他的表达富有激情,让人不得不相信他将来的责任心和成功率。他在演说中反复强调,要做好主任的助手,到位而不越权。演讲后进行简短的答辩,副社长申之焕提了个问题,说作为部门副主任,你认为最主要的职责是什么。仁斠稔稍作思考后回答,我认为,部门副主任的主要职责是当好主任的助手。答完之后,仁斠稔看见副社长申之焕和编辑部朝主任都含笑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第三天,竞聘结果公示,仁斠稔令人意外的落聘,公示名单上赫然写着“赵南风”的名字。仁斠稔有些发懵,第一时间给老婆打电话,老婆在电话那头好像发了一会呆,然后说道,落聘就落聘呗,没什么了不起,以后该怎么做还怎么做。

 仁斠稔坐在办公室,心里有些难为情,他担心有人从此背后议论他,骂他是官迷,现在却落得这个下场。

      担心的事马上就来了。仁斠稔忽然来了内急,他来到厕所,蹲在坑上,一会外面进来人,也许压根没注意厕所里会有其他人,只听一个声音说,老史,跟仁斠稔相处这么多年,看不出他这么想当官,书呆子这回上当了,被耍得好苦啊!

 老史叹道,仁斠稔真是个呆子啊,在社里干了这么多年,还不如我这个才调来三年的人了解情况。老龙,你说,这年头,几乎各个单位都搞所谓的民主竞聘,他仁斠稔竟然还信这一套?他这样一去,就当人家的灯泡了。老龙道,咱们在这里说,社里做得也有些过分,编辑部副主任的位置明明只有老仁一个人应聘,却硬是不让他上;不仅不让他上,最后竟让没报名参加应聘的赵南风上。老史,说实话,我实在看不懂这样的民主竞聘,这明显是在耍人嘛!这民主竞聘,唉……

      两人说着话出去了。蹲在坑上大气不敢出的仁斠稔难过死了。刚才两位同事说的没错,社里把他这个干了二十年的老同志当傻瓜捉弄了一回。仁斠稔越想越气,却不知道生谁的气,他忽然提起右手,重重地拍了一下脑袋,狠狠骂道,我他妈真是傻瓜,利令智昏!

      下午,总编辑老叶找仁斠稔谈话,跟他解释落聘的原因:小仁,这次竞聘结果想必你早知道了,感谢你的积极参与,社领导班子成员一致认为,你这是爱报社爱部门有责任心的表现,但是,考虑到你的身体不太好,而作为编辑部的副主任,平时需要做大量繁杂的事务性工作,因此,社务会议经过反复讨论和再三权衡,最后还是选择了年纪较轻的赵南风同志来担任这个职务。小仁,希望你能够理解社里的安排,今后一如继往地支持报社和编辑部的工作。

 老叶用十分坦诚的眼光逼视着仁斠稔。仁斠稔本不想说话,但觉得此时自己没有沉默的权利,于是说道,叶总编请放心,我完全理解社务会议的决议。再说,赵南风同志更适合干这个位置,我个人还有许多的不足,今后我一定一如既往地支持编辑部领导的工作。

      一个月后,仁斠稔突然被通知调离编辑部。办公系统人事变动通知这样写道:因工作需要,经社务会议讨论决定,仁斠稔同志从即日起调至老干部科……

上一篇【小说】“嗯,差不多得了。”(全)

下一篇2019年全年汽车交通展会表(已发布)

相关文章:

电影本月排行

电影精选